16岁瑞典“环保公主”横空出世,是谁在炒作?阴谋终于大白天下

作者:匿名2019-10-27 18:04:32

  

现在流行的欧美“童星”是谁?不是足球明星贝克汉姆的小女儿,也不是因面部表情而受欢迎的假笑男孩,而是16岁的瑞典“绿色公主”格里塔·汤伯格。自从她在2018年8月罢工的照片开始在互联网上流传以来,这位瑞典女孩已经成为一个众所周知的人物,并在2019年的联合国大会上赢得了全世界的欢迎。那么,谁创造了格里塔·汤伯格?

2018年8月20日,一家名为“我们没有时间”的科技公司发布了一条推文,上面有一张“一个瑞典女孩”坐在人行道上的照片。正文写道:“一名15岁的女孩在瑞典议会前举行罢工,直到三周后的选举日。想象她在这张照片里有多孤独。那些刚刚路过的人,照常营业。但事实是,我们不能,她知道!”这是葛丽塔·汤伯格首次大规模曝光社交媒体!

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是瑞典人英格玛·伦佐格(Ingmar renzog)。伦诺克斯是瑞典著名通信咨询公司莱卡的创始人。2018年5月24日,他被任命为全球联合智库的主席。伦朱格是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的气候现实组织的成员,他是欧洲气候政策特别工作组的成员。2017年3月,他在丹佛接受了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的直接培训。2017年12月,英格玛·仁佐格(Ingmar renzog)成立了一家名为“我们没有时间”的技术公司,该公司也是戈尔气候现实项目的合作伙伴。

2017年12月22日,新公司成立后不久,英格玛·仁佐格(Ingmar renzog)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互联网上最大的参与者之一!我们的目标是成为至少1亿粉丝。这是社交媒体上所有人的八分之一。根据调查,就在上个月,我们成功接触了1800万粉丝。在facebook,我们目前的粉丝数量是世界上任何其他气候组织的七倍。我们每天在facebook上增加10,000名新粉丝。

对葛丽塔·汤伯格的猜测已经成为他们的重要成就。2018年8月20日格雷塔·汤伯格(greta Thonberg)发起学校罢工后,照片由科技公司首席营销和可持续发展总监索思·朗(SoSi Long)拍摄。该公司首席运营官大卫·奥尔森(David Olsen)亲自为葛丽塔·汤伯格写道:葛丽塔成为了气候冠军,并试图影响那些与她最亲近的人。她的父亲现在正在写关于气候危机的文章和演讲,而她的母亲,一位著名的瑞典歌剧歌手,已经停止飞行。多亏了格里塔。

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这张关于葛丽塔·汤伯格罢工的照片和推特收到了20,000多条赞扬、分享和评论。不久,瑞典国家媒体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报道。罢工的第一周,至少有六家主要日报以及瑞典和丹麦国家电视台采访了格里塔·汤伯格。两位瑞典政党领导人也亲自与她交谈。这叫做营销和品牌规划。格蕾塔·汤伯格的一人罢工立即变成了20多名儿童的罢工。

对此,“我们没有时间”科技公司的执行董事大卫·菲利普(David jp Phillips)写了本书《讲故事的魔力》。他曾在书中做了一次精彩的演讲:"你怎么能这么容易被编造故事这样简单的事情愚弄呢?"实际上,许多人会因为讲故事而被欺骗?嗯,这都归结为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情感投资。你在生活中投入的感情越多,你就越不挑剔,客观观察的能力也就越弱。“通过互联网上的情绪激动和炒作,更不用说青少年和儿童,甚至许多成年人都会被骗!

当然,对葛丽塔·汤伯格的大肆宣传并不是为了帮助患有精神疾病的儿童,而是为了发起一场全球运动,带来“巴黎协定”、“绿色新政”以及权力精英们撰写的与气候相关的政策和立法所需的所有共识。这是必要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建立大规模的公众“环境保护需求”,并要求政府释放数万亿美元。例如,“我们没有时间”正在发展“世界上最大的气候行动社会网络”,团结数百万成员,向国家元首、政治家和企业首脑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在气候问题上采取行动。

该公司通过由中小企业资助的在线众筹平台吸引了435名投资者(占公司股份的74.52%)。他们的动机之一是鼓励用户“与有影响力的参与者进行联合和强有力的交流”。这些有影响力的人是像葛丽塔·汤伯格这样的环保明星。因为这些明星想利用现在的名人来谋取个人利益,他们的积极性很高,双方在“可持续”环保产业和产品品牌方面都有一个有利可图的未来。

“讲故事”是一门艺术,没有人说故事必须是真实的。然而,当人们情绪高涨时,政府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增加联邦研发资金,以开发和部署“深度脱碳”技术,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主要“解决方案”之一。这是由比尔·盖茨在巴黎气候协议中提出的“使命创新”倡议提出的,该倡议旨在使政府对能源技术的投资增加一倍。

更重要的是,西方国家与别有用心的非营利组织结合,利用facebook和twitter等强大的社交媒体,可以用来对付任何不接受西方环境保护革命的国家。无论这样做的理由是否合理,他们都会在社交媒体上妖魔化他们的对手,将仇恨的行为经济学武器化,并将其转化为一种虚拟的新形式的软实力。因此,广大发展中国家必须遵循西方的“环保指挥棒”,付出巨大的代价。如果他们反对,他们很快就会在西方控制的全球舆论舞台上被抛弃。

这些非营利组织联合体实际上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这些组织雇佣了无数的员工,并且相互联系。今天由寡头资助的西方竞选活动,可能在几小时内变成病毒式的社交媒体宣传。然而,幕后的董事会是团结的,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向公众灌输统一的想法和意见,并逐渐创造一种理想的意识形态。这是社会工程的艺术。一致性和情感内容一直是并将永远是“狂人”工具箱中最强大的武器。

谁是世界上的“环境英雄”,谁是低碳生活的“向导”?不是格里塔·汤伯格,而是西方世界城市中无家可归的流浪者,马赛人,他们保持着他们在非洲的原始状态。他们是真正的低碳英雄。当世界上最大的污染者被塑造成“气候领袖”和“气候英雄”时,西方没有资格“教导”世界什么是世界可持续发展的“正确”价值体系。这是已经被颠覆的现实,但西方人习惯于接受。西方统治阶级利用非营利组织,向公众提供疯狂和反逻辑的价值体系。

“非营利组织对西方社会的操纵令人愤怒。他们赢得了人民,特别是年轻人的好感。但他们的目标是摧毁那些真正拥有自己思维技能和知识的人。资本主义像驯养动物的笼子一样有系统、有结构地运作。那些在虚假的人类口号下运作的组织及其项目只是为了支持金钱和暴力的等级制度,并且正在迅速成为社团主义、殖民主义和军国主义无形牢笼中最关键的因素。”让我们以日本艺术家滨田宏发人深省的话结束。不难看出格里塔·汤伯格迅速崛起背后的丑陋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