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之重:一座城市的文化支撑

作者:匿名2019-11-11 14:52:37

  

云冈石窟是世界著名的佛教艺术宝库,也是公元5世纪的造像高峰,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半个多世纪以来,出于各种原因,“云冈在中国,研究在日本”的说法一直在流传。最近,云冈石窟迎来了一个新的学术高峰——云冈人用了七年的时间收集风雨,用脚测量,用相机捕捉,用心分析。他们出版了20卷60万字的《云冈石窟全集》。与日本学者的研究相比,这本书视野更广,研究深度更细致入微。一系列全新的理论和发现填补了云冈石窟研究的历史空白,成为云冈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民族“卓越计划”研究的新里程碑。

对山西乃至全国来说,云冈石窟全集的出版是2019年的一件文化大事。为什么要花7年时间来编辑一本书?这本书诞生的历史背景是什么?这部完整作品的编纂经历了什么样的困难?山西晚报记者走进云冈,了解这本书诞生前后的过程。

20卷本《云冈石窟全集》(注:以下简称《全集》)的出版是中国学术界的一个“辉煌工程”。它吸引了许多专家、学者和云冈人的心血,也吸引了一些社会人士的参与和关注。日前,山西晚报的一名记者采访了大同市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和卫生委员会主任赵付逸和大同市文联副主席张新明,听取了他们的发言。

赵付逸:我深深地依恋云冈。

作为大同人,赵付逸从小就知道云冈石窟。当他长大后,云冈成了一个“珍宝”,向他来自其他地方的朋友炫耀。他对每个石窟都了如指掌,“第6窟释迦牟尼的生动故事,第9窟和第10窟的宏伟宫殿,第12窟前室举行的盛大音乐节,第13窟南墙上矗立的七尊庄严佛像……”

下班后,赵付逸喜欢摄影,他也喜欢拍摄他居住的城市,尤其是云冈。雕刻精美的雕像给他带来许多艺术灵感。“每次走进石窟,他都会看到这座有1500年历史的雕塑,他心中的惊讶难以言表。北魏工匠高超的技艺令我惊叹,但他们对佛教的热爱和执着也令我感动。这是我的灵魂在梦里游荡的地方。”

2012年,他和云冈有了更多的交集。同年11月,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张超组织了一个团队来撰写《全集》,其中摄影是最重要、最艰巨的工作。“当时,云冈、大同和北京的几个摄影队被组织起来拍照。我荣幸地带领大同团队进入云冈的每一个洞穴,为这座艺术宝库留下珍贵的影像资料。”赵付逸说道。

从那以后,赵付逸的生活增加了一个重要的内容——每天下午下班后与团队的其他摄影师见面,开车20公里去云冈。除了一年中的几天,几乎所有的休息日和假期都在云冈。为了不影响景区的正常工作,拍摄时间主要集中在晚上。“冬天山洞里很冷。每次我进入洞穴,我都要换上冬装,尽管我的手和脚会冻僵。夏天,尽管洞穴里很凉爽,蚊子却猖獗而凶猛,它们的手臂和脸上布满了蚊子叮咬的痕迹。为了抓住时间,每天当游客离开体育场时,我们都进去拍照,不关心晚餐,我们会一直呆到深夜,然后把疲惫的身体拖出洞穴。”回首那些日子,赵付逸说:“虽然很难,但我最清楚自己心中的满足和快乐。”

七年过去了,赵付逸的团队收获颇丰,上交了数万张洞穴照片。然而,并没有多少被《全集》采纳。对此,他表示,“虽然我们对编外摄影师的创作相当满意,但我们强调艺术表现,文物的摄影标准需要加强。然而,我们已经尽了大同的职责,所有的照片都是带着敬畏拍摄的。”当然,张志远超很满意。赵付逸仍然清楚地记得张超对他说的话,“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摄影师的奉献精神。但是我最担心的是每个人的安全。十米高的脚手架被反复地翻来覆去,以便拍照。有时它被悬挂在悬崖边,有时它会缩回到地面,而且总是有坠落或处理不当的危险。因此,你是那个痴迷于拍照的人,而我是那个担心的人。”

今年7月,《全集》正式出版。这部精彩的20卷作品将云冈研究推向了一个新的学术高峰,改写了“云冈在中国,研究在日本”的说法,成为中国文化自信和自强的又一里程碑。这是云冈人民半个多世纪以来的“辉煌工程”,是七年心血打造的新高度。赵付逸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忍不住哭了起来,沉思道:“云冈,一座艺术宝库,丰富了我的生活,又一次改变了我的方向,无论起起落落,得失如何。”

虽然赵付逸不是云冈人,但在过去的七年里,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云冈的一员。他见证了云冈风景名胜区的逐年变化,以及云冈为这一世界文化遗产所做的艰辛和努力。“云冈人的贡献实际上超越了研究经典全集。你可以从云冈近年来的显著变化中看到,他们比当年的建筑者、雕塑家和精神修行者更执着、更睿智、更勇敢。他们从一个小角度出发,利用废弃物解决大同后工业时代的废弃物问题。雪水和雨水的回收,保证风景区的绿树……”然而,赵付逸最钦佩的是云冈人的清洁意识。“无论是清洁工、园丁、翻译、保安人员,还是研究所的干部职工,任何人看到地上有腐烂的纸、塑料、烟头和杂物,都会弯腰捡起来,塞进垃圾箱。这完全是一种习惯行为,一种有意识的行为。”

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张超也因其在云冈废物利用方面的“活精神”而当选为“2016-2017年绿色中国年度人物”。在赵付逸看来,张超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我在张超院长身上看到了大同的希望和一个大哥哥无私的感情。远大的目光、远大的模式、远大的胸怀、远大的氛围和远大的理想,我赞美云冈人民的艰苦奋斗精神,也赞美张超校长的生命精神!大同前途光明,需要这样的企业家和监护人。”

尽管《全集》出版了,赵付逸对云冈的拍摄并没有停止。自2015年以来,他和他的团队继续用大型摄影相机拍摄,并参加了国内外各种有影响力的大型摄影展,向世界介绍云冈,宣传云冈。去年,他在云冈石窟第18窟拍摄的大型摄影作品《佛手之鳍》入选《感动与升华——第三届国际中国摄影家联合展览专辑》。今年,他和他的同伴参加了平遥国际摄影展,展出了云冈的大型绘画作品,“你为云冈所做的一切努力和岁月都是值得的!一个人的生活必须与某些东西联系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最终会融入你的血液和你的生活,就像云冈和我一样。”

张新明:城市的文化支撑

从“煤都大同”到“世界古都大同”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大同这些年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一个城市的繁荣往往表现在许多方面,但其核心必须是文化。大同市文联副主席张新明为大同的光辉历史感到骄傲。北魏的都城,北京的三代人和九面重镇”,但物化的文物是可见的和有形的,主要是大同古城和云冈石窟。尤其是云冈石窟,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和大同人的精神家园,长期以来吸引了我,给了我足够的信心去了解这座城市的文化。在我看来,今天大同文化复兴最具代表性的是云冈石窟。”

虽然他很少去云冈,与张志远超的接触也很有限,但他清楚地知道云冈正在发生什么变化,张超在做什么。这是一种文化情结。多年来,张新明每天都密切关注云冈、云冈石窟的每一条新闻,以及云冈石窟研究所的“领头雁”张超先生。

谈到云冈,谈到近年来云冈的发展变化,张新明说个不停。从云冈石窟的学术研究走向云冈景区的多元文化发展,从云冈石窟文物保护到云冈景区的低碳发展,似乎有一种无尽的感觉。

近年来,云冈石窟荣获国家文明单位、国家名牌创建示范区、国家旅游服务质量标杆试点单位、2017年美国代表团评最具影响力景区、2018年中国品牌景区20强、2018年5a国家级景区综合影响力居山西第一、山西省唯一的国家级先进旅游单位等称号。“所有这些成就都来自云冈人民的奉献和张超总统对养育他的土地的热爱。”张新明说。

得知张超校长带领的团队完成了这个破纪录的学术“辉煌工程”——他们在7年内推出了20卷《全集》,张新明第一次读了这套书。看着如此沉重的书籍,他的心猛地一跳,“这不仅仅是一本学术书籍,不仅仅是一本云冈文化书籍,更是大同城市崛起和大同人民自信自强的象征。这是支撑我们城市的精神灵魂,也是支撑我们大同人民强健体魄的生命养分。衷心感谢云冈人民无私奉献!”

云冈石窟是北魏出土的一件非凡的杰作。它是公元5世纪中西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蕴含着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艺术。云冈人在编纂《全集》的过程中,真正找到了自己的家庭背景。他们收集了1938年至2012年云冈石窟五次考古发掘的所有新发现和研究成果。从洞穴图像到线条画,再到各种辅助材料,一个全新而精确的大数据系统已经形成,这使得整部作品真正独一无二。过去,云冈石窟被认为共有51,000尊佛像,但这次经过准确的统计和计算,云冈佛像数量达到59,265尊,增加了8,000多尊。“难怪大同学者李尔山先生激动地说:‘从考古的角度来看,再多一尊佛像就不可思议了。这是一个颠覆性的概念。云冈石窟终于有了清晰的家庭背景!”“张新明也兴奋地说道。

山西晚报记者南丽江

幸运快三手机APP 安徽快3开奖结果 pk10下注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